呵呵

♪啦啦啦~请点开↓
这里是佩奇(×)是个傻子(×)
每一篇文章,每一张图片都是,不管它们好或不好,都应该给小心心支持作者(这就是你那么多喜欢的理由?)
其实都觉得很好的啦,既然是他人努力的成果,就不该视而不见,/严肃脸
所以人不是应该为产粮而产粮的,他们下定决心,不管怎样也值得点心吧(这人瞎说什么)
喜欢被夸奖,当然也不讨厌劝导
无欲无求,没心没肺吧
写文只是自己这个渣渣喜欢
沉迷第五,喜欢奈布,杰克先生还有幸运儿和皮皮善(他们超好的!)其他无感
谢谢关注的天使们,其实菜鸡本身也没指望的,哈哈哈(●'◡'●)ノ❤
日常没有脑洞,一般有了大纲才会写哟,不想被这个人占位置的随时取关都可以的!

各位!好久不见!我又带来 坏消息了
        我滴手机已经 快要进废物厂了 ,游戏什么也玩不了了。所以,非常非常抱歉,我打字都会卡,并且,我很好高骛远,想上重高,现在成绩已经有所下滑了,现在这段话还是我偷偷摸摸打的,汗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我理由真多,文章倒没写几篇,全是废话,所以我jio得应该给各位关注我的提个醒,取关警告,哈哈哈,其实我对于自己能有这些对我来说很多的人都喜欢很惊讶,也很高兴,其实我也是舍不得的,但是,早一点说,总比让一个空有名额的人占了关注列表要舒服很多
        一年,一年后我就能有新手机了,嘿嘿,已经把一篇较长的文章大纲写好了,还有几篇零零散散的脑洞。 我一回来就要发刀!反正糖也没人看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文笔自己也很清楚,就和流水账一样,我也想试试提升文笔,嘿嘿,以上就是我立的所有flag。
        各位,抱歉了!(。í _ ì。)想骂就骂吧,我也知道自己是混蛋。但是,还是再见。
         再见,希望一年后,我能真正的有成长,能写出不再是这样的文章。拜拜!(妈呀,这么点居然写了我半小时)
对不起
       

【佣杰】小红帽(?)

沙雕预警:oooooc我流多才多艺机智装蒜小奈布(剧情需要啊,别打)你们觉得真的奈布可能会这样讲故事吗?会给你两刀吧
小红帽皮肤是真的好看,嘿嘿嘿

        机械师特蕾西的金皮出来了,叫“小红帽”

        佣兵:我觉得这名字很熟悉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 众人:…….

        杰克(扶额):你当然熟悉,这是很有名的童话故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佣兵(计划通):对啊,还是杰克你懂我!

        杰克(无语):其他人都知道,只是不想回答你这种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佣兵(向杰克那边移):这个故事不符合我们庄园的恐怖因素……

        众人:……[我们庄园什么时候有过恐怖因素?]

        众监管者更是冷笑:一个个皮起来比我们这些当“鬼”的还可怕,要不是有规则限制,恐怕一个个都要来追我们吧,还“恐怖”,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 佣兵(继续移动):所以这个故事应该要改变一下,咳咳,我已经想好了,就这样改好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 在那片一眼望不见边的森林中,住着  神秘的巫婆(划掉),住着一位 是光头的(划掉) 老奶奶(傀儡饰), 他拥有美妙的歌喉,能将狼引进来吃掉(划掉)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老奶奶生病了。   于是他叫来了七个小矮人,告诉他们“一根筷子能折断,而一把筷子也能锯断,所以不要时不时拿筷子做实验。”(全划掉) 他的女儿(杰克饰)听说了,就让自己的孩子去送些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 孩子的名字叫小红帽(特蕾西饰)——因为她有一顶漂亮的红帽子,是她的外婆送给她的。   她的继母只让她穿灰色的旧衣服,幸好有仙女教母。(划掉)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的母亲细细的叮嘱她:“你要亲眼看见你的外婆把  这颗红白相间苹果(划掉)这些面包吃掉,我怕她没有胃口,不吃饭可对病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千万不能走小路,那有可怕的狼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!”小红帽已经走远,声音模糊不清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很快就遇见了生命中的重大抉择,她看着眼前的两条岔路,  这个时候应该问魔镜:魔镜魔镜,哪条是安全的路。(划掉)

         其中一条路绿树成荫,生机盎然,兔子在草丛中打滚,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,鸟儿在歌唱,花儿竞相开放。

        而另一条路树木稀疏,唯有的几棵也是被虫钻坏了的,不时有几张瘦骨嶙峋的老鼠从那叶子都是黑色的,看起来一碰就碎的灌木从中跑出,时不时刮来一阵风,从那树的洞通过,发出“呜呜”的怪声,地面却奇怪的是水泥铺的,一阵思考后,小红帽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条路一定就是小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 抬脚走向那生机勃勃的“大路”,这里满地都是青青的小草,早晨的露水沾在脚上和裙子上,有些痒痒的。越往里走,草却越是浓密。

        树后的灌木丛“窸窸窣窣”的响了起来,只见一只  英俊潇洒,气度不凡,貌若潘安,玉树临风……(划掉) 的狼(奈布饰)跳了出来,  大喊一声: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此路过(划掉)。

        狼不怀好意的问小红帽:小红帽,你这是要去哪啊?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毫无保留的回答道:我的外婆生病了,母亲让我送些食物给外婆。

        狼笑得开心:你的外婆住在哪啊?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笑得更开心:  在山的那边,海的那边(划掉)
从我来的路返回,再左拐……尽头那栋屋子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 狼指着地上的花:你可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将手上的花递给狼:已经摘好了,你可以去了

        狼被小红帽推着往外面走:感觉有什么反了怎么回事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继续往外婆家走,开心的将手中的糕点递给她的外婆。

        而狼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小红帽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 母亲(边开门边问):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 开门后    狼:……     母亲:……

        狼将花递过去,并将门关上,把小红帽的母亲吃♂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外婆被吃了有药的糕点,然后game over了。小红帽将屋子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很早就知道,所谓的“母亲”不过是个人贩子,将她卖给那种生病的孤家寡人,赚一笔钱,然后因为次次让她送的糕点有让病更严重的药,就能顺理成章的让小红帽再一次失踪,卖给另一个,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小红帽坐在椅子上,次次都可成功,貌似让“母亲”掉以轻心了,只不过这次有狼搅局,“母亲”,你又该如何应付呢?

        佣兵:最后的结局当然是狼和“母亲”幸♂福的生活在一起啊。

        佣兵(得意):怎么样?我这个故事?

        机械师:……貌似小红帽才是主角吧。

        佣兵:她?她最后当然是占林为王了,升级成为“红领巾”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 机械师:……[槽点太多,不想说话]

        杰克:……“母亲”明明是反派吧,为什么还是“公主标准结局”。

        佣兵:唉,小美人,你这就不懂了吧,(理直气壮)因为我是编剧啊,我想怎么就怎么。

        杰克:所以小红帽才是最后大boss?

       佣兵(理所当然):怎么样,够新颖,够细思极恐了吧?

       众人:……[脸皮真厚,不想吐槽他了]

       杰克:啊,真不错,所以我可以回去享受我的下午茶了吗?

       众人:……溜了溜了

       佣兵:哎,我也挺喜欢下午茶的,带我一个吧

       杰克:拒绝

       佣兵:无效

        杰克:……[所以说,拒不拒绝都是一样的啊。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小红帽 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所以各位,这一篇小红帽到底包括了几个故事 ,嘿嘿嘿,超简单啊。
我最近是真的倒霉,骑车摔跤,膝盖划破了,莫名其妙背了个锅,手机也不知道搞什么,大概要报废,,一卡一卡的,连游戏都打不了,明明剩下的内存可以下十个第五,嘤嘤嘤,伤心,这篇明明昨天也可以搞完的,可是这个键盘,我点了下删除,它就给我删两段,爆炸啊,心态。连看其他太太的文,一滑就滑到底,嘤嘤嘤,要安慰。

哈哈哈哈哈哈,我终于搞完了,要说的都在里面了,嘿嘿

【佣杰】学校日常(3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会傻屌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的,我们班上就有人在作文上写我们语文老师膘肥体壮,脸上有几个麻子,然而我们语文老师是女的了解一下。老师:你这样注意我,我该开心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粉丝滤镜几万里了解一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杰克在改作文本,他又开始头疼,那些皮皮怪一个个的字就跟要起飞一样,纯心的吗?
        他边揉着太阳穴,一边翻看眼前的作文本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这是什么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老师
         我的老师杰克,有着苗条的身材和强健的体魄。上次学校操场维修,我看见过老师跨过障碍物:他先将左脚优雅地抬到窗户边,然后用手扶住窗户框,借手上的力气一举夸过,干净利落而又不失优雅。这明明如那“抟扶摇而上者九万了的”大鹏展开翅膀自由翱翔,那群人竟说什么泼妇跨栏,真是不懂欣赏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有着如此的矫健的身躯,大概是每天被人缠着公主抱而锻炼出的吧,因为他也是全校最受欢迎的老师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每天都能看见有那么几个迷妹缠着老师,但是通常都被其他几个老师拽回去写作业了,如果有几个落网的,大概会被杰克老师温柔地抱起吧,这个东西还真的要天时地利人和: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在早上就去的话(那个时候老师最多),可能会被直接踢出办公室吧。(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)
          在中午的话打扰老师休息的话,可能也要被踢出去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而如果是下午的时候,杰克老师一般有下午茶,虽然要不到抱抱但可能可以和老师共同享受点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 地点也是必须想好的。千万不要想着老师办公室了,只能密切关注老师,以寻找机会,可以尝试杰克老师常去的学校后花园(70%)或者老师去买材料的超市(20%)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问我人和是什么?你还在做梦吗?当然是老师心情好的时候有更大的机会啊!
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老师杰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绅士!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奈布同学,我该很开心你这么关注我吗?我需要的是作文,不是像你这样的调查报告……我想,如果把这些给你说的迷妹看的话,可能分会更高。
         杰克写下批注,打了个0分,开始改下一本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有些焦躁,算了,下次还是不要去因为贪近道去翻窗了,那实在是太不绅士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奈布:老师,我这全篇都在明示想要公主抱,我天天去找你不就是为了这些,你的关注点怎么在我的引子上,难道是我写得太好了?
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在查资料,准备写个正剧向,嘿嘿嘿,不过我这智障文笔还是改不了的。
       

【佣杰】学校日常(2)

注意:①有慈善家单向园丁
         ②既然是糖,我就只有ooc了,毕竟我认为以两个人真正性格是没有糖吧。。
         ③假装正经,我是真的傻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“现在考试,把书都放进抽屉。”杰克站在讲台上
       “老师,那垫着的书要收进去吗?”奈布笑嘻嘻看着老师。
       “你什么时候变蠢了?这还要问?当然得放进去。”不等杰克说话,奈布旁边的克利切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我这是策略,你懂什么。克利切,你活该单身×1。奈布冷笑×1
        这种智障问题真的是我引以为傲的学生问的???杰克懵逼×1
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“真麻烦,忘记带替换芯了。”奈布皱眉。他看了看旁边的看起来专心做题,实则一直盯着艾玛的克利切。叹了口气,算了,兄弟就帮你一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,把你的笔借给我呗。”奈布压低声音对旁边的人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……借了你的话,克利切用……用什么?”他有些激动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可以向……”艾玛借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克利切知道了!”克利切打断奈布,“我们是好兄弟吧,兄弟有难克利切怎么能不帮,克利切想想想办法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着,克利切就把笔掰断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把笔掰断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笔掰断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智障吗???这个可不是铅笔!”奈布看着眼前满手黑色的克利切,就差咆哮了,这样还能用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,他大概会向艾玛借笔,这样目的也达成了……等等,克利切你为什么找前面的前锋借笔??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好累。克利切,你活该单身×2奈布冷笑×2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我这个监考老师还要不要面子???这么大动静把我当空气了???杰克懵逼×2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已经写完了试卷,他偷偷向后排的特蕾西借来了傀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……开始和傀儡玩起了剪刀石头布(???)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好机会,如果克利切情商够高的话,大概也会借机找旁边的艾玛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,奈布想,如果还不行的话,那……那他就再想一个办法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克利切不负奈布所望,看向这边,停顿了一会儿,接着继续写试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???”奈布有些懵,你不是已经写完了?什么时候这么乖,会检查的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克利切试卷上的涂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呵,克利切,你活该单身×3,奈布冷笑×3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和傀儡玩?奈布同学,你可真有才。”杰克已经从懵逼状态恢复,冷声道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老师,可好玩了,一只手操控一只手玩,你想让它输就输,想赢就赢,你要不要试试?”奈布的冷笑立刻转为清纯的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可没有这种爱好”杰克的眼角好像极不绅士的抽了抽,无情下达命令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奈布·萨贝达,考试时使用机器,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·皮尔森,考试时在试卷上涂鸦,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们,我可帮你帮到坑了自己了,你想想怎么谢我吧。”奈布皮笑肉不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你什么时候帮克利切了?看着奈布的脸,克利切的话还是咽回肚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哎,真是可惜啊,这外面的玫瑰花香可没有里面浓啊,奈布靠着墙,胡思乱想。
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,二件事是真的233,有这样的同桌真的无奈
想作死试试正剧,不过大概只能是刀刀吧。糖糖刀刀自己选吧233

【佣杰】学校日常(1)

注意:是现代吧,真的是傻屌文,怕辣眼睛的不要来看,哈哈哈
         奈布非常想在杰克面前秀,然后,弄巧成拙吧,所以,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不懂装懂哦哈哈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“这是奈布·萨贝达第n+1次迟到。”美智子遮着脸拖着奈布来时说,“如果他是纯心来捣乱的话,我不介意将这位同学挂在学校的旗杆上,沐浴在阳光下,茁壮成长,虽然这阳光有些猛烈。”美智子走的时候还面上带笑,当然,忽略女子眼中的狠厉。杰克擦擦头上的不存在的冷汗,现在的女老师真是一个比一个更有能力啊。
      身为奈布的班主任,杰克有些头疼的盯着那低着头像在反省,实际上却是站着睡着的穿绿衣的少年。真是英雄出少年啊,呵。
       “醒醒,你口水掉出来了……”杰克无奈说道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奈布睁眼擦擦不存在的口水,然后——继续睡
       杰克觉得自己脾气真的好,不然这一下他手上的词典已经砸在少年头上,“奈布同学,你这已经是第几次来我办公室了?哦,我想想,上次是被里奥拖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还是红蝶老师!不过上次是自己走的而已”奈布瞬间清醒,试图展示自己的超凡记忆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杰克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,这什么鬼关注点???“你听见红蝶老师刚刚说了什么吗?你也不想……”被挂在外面出丑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红蝶老师说送我去晒太阳?我当然乐意,如果是夏威夷就更好了,当然,马来群岛也不错,还有……”不等杰克说完,奈布打断他开始自顾自开始说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杰克并不想在明天的新闻头条看见“震惊!第五中学老师竟殴打学生?究竟是道德的败坏还是人性的泯灭?”他决定以他在实验中的耐心来忍耐这个家伙。
       “你这个月迟到多少次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就好,杰克心中有些欣慰,严肃说道:“你自己有数就好,但是,如果下次再犯的话,就不是面对我了,而是去面对你们的校长,没错,就是那个传闻给他投资的人运气都是非洲人的校长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迟到的次数就是老师们上课的天数啊!”奈布又一次展现他非人的记忆力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,我没说错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刚说了什么你听见了吗?”杰克有些低沉的声音穿入奈布的耳朵,奈布有些发冷:奇怪,大夏天怎么怎么阴凉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有说什么吗?”奈布疑惑看着杰克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人的脑回路和常人不一样,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,这么听话,不要生他的气。杰克劝着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说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我好像听见了,老师在说要带我去非洲见校长啊,那太热了吧,不过如果是校长一定要的话,我也是没问题的!”奈布煞有介事的说道,继续想展示一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出去!你给我出去!!!”杰克将奈布推出去,碰得一声关上门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!这样关门很容易坏的!你下次注意点!”奈布扬高的声音从窗户的缝隙挤进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你管!!!你给我回班上去!!!”杰克要崩溃了
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”奈布有些奇怪,这么生气干什么?他又没做什么事,真让人摸不着头脑。他慢悠悠的回到教室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,我要买一个旗杆,对,要高些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下次奈布被挂在栏杆上和太阳肩并肩的事,不提也罢,不提也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杰克先生,生气了吗?”
“没有哦”
“生气了吗?”
“没有哦”
“生气了吗?”
“……没有哦”
“生气了吗?”
“生气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杰克就是有再让人生气的学生,再不在同一个次元的学生,也不会对可爱的同学们做什么!!!
哎,让红蝶挂他真大快人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不是很会写cp向啦,这文根本看不出什么感情嘛,如果说皮皇奈布在杰克面前很乖巧算的话。
打字真的好辛苦啊,不想这么勤快,而且要考试了,233我还这么浪,(◦˙▽˙◦)

【佣杰】打是亲,骂是爱(?)

注意:①佣杰外友情向
         ②感情线超快233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啧”奈布抬手拭去脸上刚刚因为闪避慢了而被杰克爪子擦出的血,“他磕了药?怎么突然这么厉害”
         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红光,奈布打开护腕,拉出一段距离。
         雾气开始弥漫到这边了,在雾中的杰克更难对付。奈布
舔舔因剧烈运动而有些干燥的双唇,前面就是正常区了,只要翻过那个窗户……
        倒……倒地了,佣兵抱着眩晕的脑袋,有些懊恼,是闪现……冲动了。
       “先生,为了能够让游戏那么快结束,我可是特意看了很多攻略,练了很久呢,没有让先生觉得无趣吧……”杰克笑着对眼前的人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嗤,当然没有,为了我练得这么厉害,是我的荣幸”
        “至少你不能再在我面前皮”杰克不理会他的讽刺,“你们是称为‘溜屠夫’吧,那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现在是谁输了呢?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废话真多,不知道还有自愈吗?”奈布使用护腕快速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,这种天赋起来得这么快吗?早知道就点个适合流血的技能了……杰克看着佣兵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又皮断腿了?”医生快速帮奈布治疗
          “网卡漂移而已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次次都这么说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开你的机就行了”奈布有些烦躁,“我走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远处的雾区,医生顿时明白,“原来,是被之前还能溜五台的砍断了腿啊……真厉害呢,明明还没过几天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就不该嘴快答应什么训练”佣兵有些牙酸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是这样的感觉吧……没办法,只能继续,佣兵不能失信于人
           之后的游戏佣兵开始死循环,被砍然后治疗,再去找杰克,再被砍……不过,每次间隔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,甚至不再回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真厉害啊,现在还在和杰克玩耍呢”来自表示做机皇真舒服的医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是啊”园丁开着大门,按键的手却越来越慢,最后竟停下,“要不……我们去观摩观摩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后悔来这了。医生眼角抽搐地看着眼前的坐在同一个椅子上谈起来的两个人。他们两个是怎么突然这么好的?之前不还是“你砍断我的腿,我砸烂你的头”的关系吗???(自行代入黑人问号脸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米丽,艾米丽,你看!你看啊!”园丁激动的声音传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哦,原来要亲上了啊,“我们走吧”医生起身拉走园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等等……艾米丽……那个椅子……为什么有些熟悉……”园丁颤抖的声音传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医生想拍死这群人,除她外,没有一个正常人吗?“你真是个人才,这个椅子都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那些危险椅子都拆完了嘛……我太无聊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快跑!等奈布来捶你吗?”医生听见了那椅子从中间裂开的声音,以及佣兵那一声“艾玛·伍兹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弗莱迪透露,第二天,艾玛与奈布组队,艾玛和红蝶“愉快玩耍”,而奈布在修机,哪怕从面前跑过也只修机,红蝶也不会放弃园丁去追皮皇,她可没那么傻,而且这个女孩也拆了她不少椅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,律师表示蹲大门和乌鸦玩耍真舒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沉迷摸箱子的幸运儿不想发表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佣兵奈布已牵制监管者一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佣兵获得成就——“恋爱大师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he.    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傻逼作者脑残文,大概是两个人打着打着就产生了友谊?(什么鬼)(这个垃圾不会写感情线,只会傻屌)不过挺甜的不是吗?哈哈哈(gǔn)
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佣杰】治疗

      我喜欢日常和全员!写的不一定就只有cp两人哦~
注意①佣杰外全是友情向
        ②脾气超好的杰克先生
        ③看上面就知道有ooc了吧23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园丁小姐,是这样的,我的花有些焉了,它还能救吗?” 杰克将玫瑰插入旁边的花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杰克先生,如果你早几分钟来,或许还有可能。但是,你看,你的花已经完全枯了,我也没有办法呢。”刚刚拆光全场椅子的园丁显然心情很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换做平常,大概就会觉得他是来找茬的吧,带朵已经死透了的花来找她。杰克无奈地想到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小姐是否介意我将花葬在你的花园里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的!我和你一起去吧,杰克先生以后还是注意些吧,毕竟在这个庄园种花可不容易,何况是玫瑰花”园丁有些惋惜的盯着他手中的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我以后会更加注意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米丽!你怎么会在这?”园丁开心地跑过去,并且主动忽略医生旁边的佣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玛,别闹,我在给佣兵先生包扎伤口呢”医生想扶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去里面的医务室呢?”杰克建议道,“那可比这干净多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啊对啊”艾玛附和道,并且试图占据艾米丽附近的位置,她正死命想挤开佣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玛!是你把医务室的床和凳子拆掉的!你难道忘记了??”艾米丽伸手拽回看见杰克就躁动不安的想跑的奈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,是吗”艾玛僵住,并开始干笑“哈哈哈,我,我不记得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杰克先生,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可以,美丽的小姐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先生就先看着萨贝达先生吧,我已经帮他简单处理了下,我和园丁先去整理一下医务室”医生面无表情地拖着园丁向房子中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坐在佣兵对面的椅子上,并把花小心翼翼放在桌面上,行注目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就尴尬了,上一秒还被人家飞天,下一秒又和别人同桌。佣兵很难受,医生你是故意的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杰克先生很喜欢花吗?”最先开口想打破这种气氛的是佣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抬头,奇怪的看了佣兵一眼,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所以他是真的傻了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萨贝达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奈布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,这不是更尴尬了吗?看着眼前人疑惑的眼神还有等待他继续开口的架势。佣兵方了,他该怎么说?说什么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杰克先生这朵花会枯成这样,不第一时间来呢?”园丁有些好奇,并顺便坐上旁边的椅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杰克没有说话,并看向佣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佣兵没有说话,并头冒冷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可以弥补的。我可以和你一起训练。”奈布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发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那真是太谢.谢.佣兵先生了,其实我原本是不在意的,既然佣兵先生如此热情,我也不好推拒啊。”杰克奸诈笑道,“那么佣兵先生先整治好伤口吧。”
——来自佣兵视角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看着被医生拉进去的佣兵,有些不明所以,他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是怎么回事。好像我坑了他似的。不是他自己提出的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歪歪头,去埋他的玫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医务室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再给我多点伤药吧,我可能要被砍。”佣兵看着医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伤药还不够?你已经拿了很多了,招惹到屠皇了?”医生有些幸灾乐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啊!他不过是萌新罢了!我为什么要怕他!我走了!”佣兵放下手中的满满伤药,心情轻松愉悦的向外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又是怎么了?”医生表示摸不着头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看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,佣兵先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这篇也打了很久呢,想要夸奖!要亲亲!算了,这么烂想也知道没人看,谢谢点心心的人!你们都超好!

【佣杰】确认了眼神

注意:①是萌新杰克哦~
          ②除佣杰外,全部友情向!
          ③文章就只剩ooc了。233
       我佩奇今天就来交党费了!我的头像是社会人!不是皮卡丘!是第一次写哟~我是作文只能勉强及格,如果写的不好,轻喷谢谢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佣兵双手撑着脑袋,一点一点将新地图各个溜鬼的好地方刻进脑袋,双眼无意识的看着前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萨贝达先生好像在想什么东西呢,真认真啊”园丁感叹道,“那我也要好好想想怎么拆椅子更快呢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玛,不要只想着拆椅子啊,专心破译密码啦。”第三个游戏者是医生,她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紧的,我可以修机的,就让她拆吧,毕竟也对我们有利。”最后一个是盲女,她慢慢的移动过来,微微一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之前没有认真看,萨贝达先生的眼睛很漂亮呢!”园丁无聊地坐上椅子,又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伸头过去看着她旁边的奈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太失礼了吧”医生有些担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,奈布不会介意的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,那我也看看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可惜呢,我看不见。”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,加入游戏的绅士听见帘子后女士们的不大清晰的赞叹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就是唯一的坏处了,杰克想着。他带上玫瑰手杖,风度翩翩地去拜访这些美丽的小姐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们都在看佣兵先生的眼睛?成功把小姐们注意力吸引过来的杰克有些好奇。他将目光投向佣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湛蓝的双眼在灯光的照耀下在暗处闪闪发光,在里面的反射的斑斑驳驳白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就像大海中的浪花”杰克这样想着,目光也忘记收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刚刚将意识移回游戏,就看见那所谓的绅士怔怔盯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幸福来得太突然?”佣兵有些戒备地对上绅士的眼神,杰克收回目光,回到自己的位置,“好吧,是我想多了。”奈布耸耸肩,沉默地听着旁边的三个人热烈讨论着这个有公主抱的杰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是太不礼貌了,居然盯着一个人的眼睛看。”杰克有些不自在,他竟然看别人的眼睛看呆了。不过,的确很像杰克曾经看过那个博物馆中的那颗蓝宝石呢。。“不对,我为什么要想那种东西!”杰克试图转移注意力“啊!话说。。。我的玫瑰好像有几天没浇水了吧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啪”游戏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看着自己手中那已经焉了的玫瑰花,有些心疼地将它拿下,悔恨着自己的失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,开局转角遇到爱”佣兵无奈,听着那响亮的心跳。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,“他在做什么?”奈布挑挑眉,“挂机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咚”盲女敲击盲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呼,还好,她们离得都挺远”佣兵随手发了个“专心破译”,绕过墙去吸引一波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过来了,利落翻过窗户,“乓”,杰克打在了窗户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还想打隔窗刀?萌新吗?”这样想着,手上也不停歇,“啪”拍下一个板子,看着眼前被砸晕的监管者,佣兵做了个挑衅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已牵制监管者60秒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已牵制监管者120秒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已牵制监管者180秒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已牵制监管者240秒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获得成就:牵制大师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佣兵获得成就:地形大师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旁边不断被刷新的通知,“果然是萌新吗?门都开了还抓我?”佣兵无奈道,“等等,为什么我走路是漂移的??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呵,果然,正常的时候已经被绑椅子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那眼前散发红光的眼睛,奈布发了个“快走”,走了三个也赢了,不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坐椅子的时间足够小姐们把门打开了,奈布开始到处看看,看那在地上飞舞的兔子玩偶,还有那有着黑黝黝透着红光的眼睛的白皙脸庞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等!这个人怎么把面具摘下了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因为太闷了,先生”杰克解释道,“而且只有你一个(男)人,没关系的。”绅士身为绅士,就算被牵制这么久也十分有风度。而且,就算没被绕,其他都是小姐,绅士怎么可以欺负她们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说话时,眼睛是看着佣兵的,正经得不能再正经。佣兵看着他,不愧是萌新,连眼神都这么单纯,他是怎么混到有一刀的??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红光渐渐淡去,黑色的眼珠灵活转动,目光飘摇不定,杰克轻咳一声,提醒佣兵的不礼貌行为,可谁知这佣兵却恍若未闻继续盯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试图移动来打断他的注视,佣兵的眼神却跟着移动,他向左,奈布眼睛也向左;他向右,奈布眼睛也向右,左右,左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杰克想笑,这个佣兵真好玩,这样做不觉得很傻吗?良好的素养让他没有笑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佣兵最后还是上天了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像烟花一样”杰克是这样想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哼着小曲,被溜的点点恼怒被刚才佣兵的移动眼神抹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把这朵玫瑰拿给园丁小姐看看吧,希望还有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可能有后续吧,不过我写的一般还是沙雕文,哈哈哈.我打这么多字,而且还打得慢,我打了两个小时呢!我想要夸夸!